Tags:
未分类

比较黄的app软件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万妖圣祖最新章节!

深秋以过,腊月冬至。

四季变化,又是一年寒冬,天气也是日渐寒冷,寒冷的冬风从北方呼啸吹了过来,带着一股严寒。

天地间,一片片雪花开始飘落而下。

城东,一处气派的大家府邸之中。

房间中,檀香燃烧,氤氲袅袅,一名坐在木制轮椅上的十九岁少女捋了一捋额头前的青丝,专注的望着手中的一本书籍,身前有一个碳火盆正在旺盛的燃烧,释放热量暖意。

少女不是很漂亮,不过也称得上小家碧玉,一身鹅黄色的衣衫,气质恬静淡雅。

她叫李雅,人如其名,恬静淡雅。

“小姐,外面下雪了呢,梅花也开了,要不要出去看看?”

外面进来一名青衣侍女笑道。

“好,推我出去看看。”少女合上了书笑道。

侍女过来,推着轮椅,推着少女来到了屋外的院子之中。

清纯美女吹大汽球啦

院子中,有一株很大的梅花,上面已经盛开了深红色的花朵,枝条上也是挂着了白雪,颇有一树寒梅白玉条,朵朵花开淡墨痕的味道。

“又是一年了啊。”少女伸出了手掌,接过一片雪花,望着它在掌心之中融化。

侍女折下一小枝梅花给少女,少女放在秀鼻前细细品味,梅花香不是很浓郁,可是那一抹淡雅芳香却能浸人心脾。

“这个年关一至,小姐也十九岁了呢,还有几天就是小姐的生日,到时候老爷一定会从边关赶来看望小姐的。”

侍女笑道。

“这寒冬一至,想必爹爹在边关也会更辛苦吧。”

少女叹道,把这一枝梅当成了书签夹在了书籍之中。

“啊啊啊……”

而这时,天空突然传来一阵惊呼,一道身影一下子从天而降。

少女惊讶仰头望上去。

“小姐小心。”

侍女惊呼,连忙推木轮椅后退了几步。

嘭!

重物落地之声传来,一道身影从天而降砸在了地上,院子中都被砸出了一个小坑。

“哎哟,疼死我了。”

只见一名身穿白衣,一头雪白长发,面容俊美的少年坐在地上,正揉搓着屁股。

少女,还有那侍女都是惊讶的望着这人。

“是什么人?怎么从天上掉下来了?”

侍女喝声问道。

“芳儿,去扶他一扶,去叫个大夫。”少女却好心说道。

“唉,不用,我没事儿。”

少年揉了揉屁股就站了起来,望着两人笑道,双手一并,行了一礼:“对不起,吓到两位小姐姐了,在下项尘,刚坐飞禽从上方经过,遇见强风不小心一下子从飞禽上被吹下来了。”

“项尘……那没事吧?”少女惊讶打量着少年。

少年拍了拍屁股上的雪,笑道:“没事儿,冒昧打扰了,在下告辞。”

少年又并手一礼,准备离开,垂下的手不着痕迹的微微一弹。

嗖的一下,一道无形的劲气弹向了少女的轮椅。

咔嚓一声,轮椅一根横轴一下子就断掉了,轮椅一下子向前倾倒去。

侍女都没反应过来。

而少女脸色微变,整个人面目朝下一下子扑倒下去,要摔在地上。

“小心!”

项尘一声惊呼,动作快如闪电,一下子闪身而出,抱住了少女,将少女抱在了怀中,身子一扭,转了一圈再半空之中。

好一个臭不要脸自导自演的英雄救美。

为了让这一刻显得漫长,项二狗抱着少女腾空,在半空中花里胡哨的还转了几圈,漂亮的暗金色星眸望着怀中少女,少女也是惊愕的望着他。

身躯落地,项尘放下少女,然而他刚一放少女,少女根本站不住,腿一软,整个人直接又倒下去。

项尘又连忙抱住她,揽住腰身。

“小姐!”侍女回过神来,连忙去扶住少女。

“这,这,姑娘这是……”项尘一脸惊讶。

“多谢公子刚刚出手相救,我是个废人,站不起来的。”

李雅回过神略微自嘲的笑了笑。

项尘闻言恍然,随后一脸歉意,道:“抱歉,我不知道,唐突了。”

说话间他对侍女扶着的李雅又微微一礼。

“公子无需道歉,我该道谢才是。”李雅摇头,望向了倒了的轮椅,有几分疑惑。

自己这轮椅才换不久啊,怎么就坏了呢?

项尘打量着少女,皱起了眉头,实际上这畜生,已经用望月瞳把人家看得赤裸裸的,一丝不挂了。

李雅见项尘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看,有几分羞涩,不好意思,微微脸红,轻声道:“公子,我累了就不多留了,大门在那边。”

项尘闻言这才收回禽兽目光,一本正经道:“不瞒姑娘,我懂医术,刚刚看了下姑娘的面相气色,是不是已经坐在轮椅上有很多年了,大约两岁的时候受过重伤。”

“好厉害,这都看得出。”侍女惊讶。

李雅也是惊讶望了项尘一眼,随后道:“没错,我在两岁的时候不懂事,爬到屋顶上玩摔了下来,命悬一线,虽然保住不性命,不过双腿却粉碎性骨折,经脉破碎,从此便只能和轮椅为伴了。”

项尘闻言叹息一声,道:“受伤的时候太小了,还是三岁先天之期内,那时候伤了经脉,寻常人根本没办法治愈,时间一久,的经脉几乎已经退化快消失了。”

李雅惊讶道:“公子好高的医术,只是这一眼便能看出。”

项尘暗自坏笑,我还连是头小白虎都知道呢。

项二狗轻咳一声,正色道:“在下师父也是医道奇人,我学医术很多年,姑娘的腿伤,我也许能治,我能帮站得起来,恢复如常。”

“什么能治我家小姐?”侍女反而先惊喜出声。

李雅也是一脸惊喜,道:“公子,莫要骗我。”

项尘笑道:“绝不欺骗姑娘,我的确有把握治愈,也许相见就是缘分,老天让我掉进这个院子,便是让我救来的。”

我信个鬼,和项二狗坏得很!

“太好了,小姐,听见了吗,有可能站得起来了。”侍女也是激动道。

李雅更是一脸兴奋,脸色激动涨红。

站起来,同一个正常人一样的行走,脱离这轮椅,去外面的事情走走,看看,奔跑,这个对普通人在正常不过的事情,确实她奢望而不可及的梦。